5月18日的一则公告,对昔日跨境电商龙头股跨境通(002640.SZ,自5月7日起更名为“*ST跨境”)的股价来说,无疑又是一击。公告显示,因违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40号)的相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山西监管局决定对跨境通及公司前董事长徐佳东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跨境通股票5月18日开盘便跌停。事实上,自其4月30日发布退市风险预警以来,至今(5月21日)已连续12个交易日跌停。截至5月21日,跨境通股价为1.99元/股,与4月29日3.9元/股的收盘价相比,跌幅近50%。
  跨境通的前身是家喻户晓的服装品牌百圆裤业,发展巅峰时期,一度送彼时的公司实控人问鼎山西首富,股价也于2017年到达24.56元/股的高位。如今,却连续两年亏损被“披星戴帽”、股价低迷、管理层动荡。
  如果2021年继续亏损,跨境通或将暂别A股市场。2021年已进入5月份,这家昔日的明星企业该如何“自救”?能否顺利跨过这道“坎”,再次引领行业?
  1. 两度因信披问题被监管
  跨境通及徐佳东此次被监管涉及到的具体情形,公告中也做了披露:跨境通1月30日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亿元至1.5亿元。而4月30日发布的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和年报显示,全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3.74亿元。三个月前和三个月后的公告对同一事项披露内容差异较大,业绩预告编制不谨慎,信息披露不准确,该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
  从预盈利1~1.5亿元,到实亏损33.74亿元,期间发生了什么?为何会有如此大差异?
  跨境通给出的解释是:2020年公司受资金短缺影响人员缩减较严重,公司出现经营团队和财务团队衔接不顺畅的情况,导致公司未能及时获取业务单据,出现预测偏差。
  但外界对这份巨亏年报的质疑并未停止。跨境通两位董事声明称,无法对公司2020年报作出真实、准确、完整的判断;跨境通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也对其年报发表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深交所则下发问询函,就跨境通财报提出十几个方面的问题,并要求其做出说明。
 
(截图来自公告)
  2020年,跨境通曾因为同样的问题引起监管层关注。
  2020年2月2日,跨境通披露2019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3亿元至-11.3亿元。同年4月29日发布的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和2019年报披露,实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7.08亿元,与2月份业绩预告披露内容差异较大。
  2020年7月,跨境通公告称,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山西监管局下发的监管函显示,上述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山西监管局决定对跨境通及董事长徐佳东、财务负责人安小红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并要求跨境通及相关个人加强证券法律法规学习,严格规范信息披露行为,杜绝此类行为再次发生。 
  因跨境通2019年报与年度业绩预告披露内容差异金融较大(12.94亿元),且未在规定期限内对业绩预告作出正确修正,深交所也对其进行通报批评,并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2019年、2020年,跨境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7.08亿元、-33.74亿元,如果2021年无法扭亏为盈,跨境通或将暂别A股市场。时间再往前拨,2017年前后,跨境通还是跨境电商领域的佼佼者,甚至多次送其实控人坐上山西首富的位置,短短几年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2. 从百圆裤业到跨境通
  比起跨境通这个名字,其前身“百圆裤业”更为人所熟知。
  在开杂货店、摆菜摊和水果摊等生意失利后,晋商杨建新做起了服装生意,并逐渐摸索出门道,靠着服饰生意赚了第一桶金。
  1995年,“百圆裤业”这个品牌正式成立,靠着“件件100元”这个特殊标签、以及免费熨烫修裤脚等服务迅速占领市场,走出山西,开出多家连锁店,成为家喻户晓的服装品牌。
  2011年,百圆裤业成功登陆A股市场,成为国内首家上市的专业裤装企业。据百圆裤业当时递交的招股书显示,截至2011年6月末,公司直营与加盟门店共计1597家,门店网络覆盖全国28个省、自治区。
  (截图来源:百圆裤业招股书)
  但百圆裤业上市后的业绩和股价表现却并算不上惊艳,营收和净利润甚至连续两年下滑。
  2014年,杨建新选择带领百圆裤业转型。当年,百圆裤业以10.32亿元的价格收购跨境电商环球易购,从一家裤装企业转型做跨境电商。次年,百圆裤业更名为跨境通。随后几年的业绩,也印证了杨建新转型决策的正确性。
  2015年-2018年,跨境通的营收分别为39.61亿元、85.37亿元、140.18亿元、215.34亿元,净利润依次为1.66亿元、4.28亿元、7.67亿元、6.13亿元。业绩的爆发直接刺激到跨境通股价,杨建新的身价也随之水涨船高。在胡润富豪榜单上,杨建新夫妇2015年-2017年连续三年蝉联山西首富。
  杨建新却萌生了“退意”。2017年3月,杨建新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一职。2018年,跨境通公告,公司实控人杨建新夫妇预让出控股股东之位,将部分股权转让给二股东徐佳东。不过,股权转让事宜迟迟未落定,但徐佳东却于2018年顺利从杨建新手中接过董事长一职。
  此外,老“百圆裤业”相关业务也越来越边缘化。2017年,“百圆裤业”裤装销售业务由上市公司转至旗下子公司运营。截至2020年底,百圆裤业线下实体店剩488家,实现营收5429万元,仅占跨境通总营收的0.32%。
 
(截图来源:跨境通2017年报)
(截图来源:跨境通2020年报)
  杨建新在筹划激流勇退,另一边的跨境通却在2019年突然业绩“变脸”,连续两年出现巨额亏损,累计亏损金额超60亿元。
  3.业绩变脸,管理层换血
  连续两年亏损,跨境通难逃“披星戴帽”的命运。
  4月30日,跨境通公告称,公司自5月7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和“其他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跨境通”变更为“*ST 跨境”,并作出公司股票未来可能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
  此外,跨境通管理层也出现动荡。
  央广网不完全统计,进入4月份以来,跨境通董监高中已经有10人提出辞职,其中包括董事长徐佳东。
  如此局面,跨境通该如何摆脱困境?这一问题也是不少投资者心中的疑惑。
  对此,跨境通在前些日子的业绩说明会上也进行了解答,表示首先将尽快进行董事和高管人员的选举与聘任工作。
  在跨境通5月12日召开的董事会上,提名了5位非独立董事候选人、1位独立董事候选人,同意聘任贾润苹为总经理,同意聘任张红霞、李玉霞、班俊鹏等4人为副总经理,对财务负责人、董秘等重要职位均进行了提名。因为其中多人曾就职于百圆裤业(如被提名为非独立董事候选人的籍鹏龙曾任山西百圆裤业有限公司市场总监、被提名为公司副总经理的班俊鹏任山西百圆裤业有限公司商品管理中心副总监等),也有媒体将此轮人事变动解读为“百圆裤业”核心团队回归。
  其次,跨境通方面表示将对公司部分业务进行改制、整合。
  跨境通2020年报显示,公司的主营业务包括两类——跨境出口、进口电商业务。跨境出口电商业务以环球易购、帕拓逊为经营主体,跨境进口电商业务以优壹电商为主要经营主体。其中,环球易购无疑是拖累跨境通业绩的重要因素之一。2020年,环球易购实现营业收入56.29亿元,同比下降33.82%;净利润-29.53亿元,同比下降11.36%。截至2020年末,环球易购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5亿元。
  跨境通方面称,将对环球易购业务进行项目制改革,以严格的指标来进行项目测算,结合公司实际情况进行资源调配。后续环球易购服装事业部将单独运营,打造以服装品牌矩阵,充分发挥过往经验优势,带领公司跨境电商出口业务再上一个台阶。
  此外,跨境通还于今年3月份公告称,拟将公司全资持有的帕拓逊100%股权以20.2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小米、深圳帕拓品牌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企业。本次交易预计增加公司2021年度合并报表利润总额约7.7亿元。 
  对于跨境通近来这轮管理层变更、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的应对措施等相关问题,央广网5月20日致电跨境通董秘办电话,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董秘在出差,她不方便回复。
  2021年还剩7个月,这家昔日的明星企业能否顺利跨过这道“坎”,再次引领行业?这份答卷,至少目前在业界看起来并不算容易。
  (央广网   吴婷婷)